• 首頁 > 中國婦女網 > 首頁欄目 > 權益

    婚嫁務工有“身份” 村民待遇應公平

    ——劉某與湖南寧鄉縣某村一組承包地征收補償糾紛案

    標簽:權益 | 來源:中國婦女報·中國婦女網 | 作者:見習記者 陳姝

    “這個案例值得討論的點比較多,涉及若干個復雜的法律問題。其中應首先關注的就是司法機構的作用,一是司法機關對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認定問題的不回避和不放任;二是對外出務工人員的土地財產權益保障,既包括女性外出務工人員的權益,也包括男性外出務工人員的權益。”

    ■ 中國婦女報·中國婦女網

    見習記者 陳姝

    劉某1978年1月出生于湖南省寧鄉縣某鎮某村一組,在母親黃某某戶頭下申辦了農業家庭戶口,并在一輪土地承包中分得責任田。1992年,其父為她非法購買了非農業戶口,但其原有的農業家庭戶口并未注銷。2008年,劉某將張家界市非農業戶口遷至深圳市福田區,此后辦理結婚登記及小孩戶口登記。

    2011年9月,某村一組部分土地被征收,同年10月,某村一組向該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分配征地補償款,按人田各半原則分配,人均分得9845.50元,其中對有田土在娘家的出嫁女僅分配田土部分補償款每人4922.7元,劉某據此僅獲得4922.7元。

    劉某認為某村一組未按照同等村民待遇分配征地補償款,因而向法院提起訴訟。2014年9月,深圳市公安局依據“重戶注銷”的規定,注銷了劉某在深圳市的居民戶口。經歷了兩審敗訴以及申請長沙市檢察院監督不予支持后,劉某向湖南省人民檢察院申請復查監督。

    湖南省人民檢察院檢察官通過查閱案卷及大量資料,充分論證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判斷標準的變遷原因、劉某非農戶口的非法性。經檢察官聯席會討論,湖南省人民檢察院于2017年6月向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抗訴。

    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7年11月28日作出判決,認定劉某具有寧鄉縣某鎮某村一組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身份,支持了檢察機關全部抗訴意見。

    針對本案典型意義,中國婦女報·中國婦女網記者專訪了中國社會科學院國際法研究所研究員、教授曲相霏。

    “這個案例值得討論的點比較多,涉及若干個復雜的法律問題。其中應首先關注的就是司法機構的作用,一是司法機關對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認定問題的不回避和不放任;二是對外出務工人員的土地財產權益保障,既包括女性外出務工人員的權益,也包括男性外出務工人員的權益。”曲相霏告訴記者,審理過這個案件的各級法院,審查過這個案件的各級檢察院,都有值得肯定的方面,都對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問題作出了實質性判斷,這是一個很大的進步,也是具有示范意義的。它表明,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確認問題不再處于司法放任狀態。

    曲相霏認為,該案件經過檢察院抗訴、法院依法再審程序,對于女性維權具有積極意義。“女性和女性組織應當積極尋求司法保障,善于運用司法改革中不斷完善的程序性規定,運用公益訴訟、請檢察院出庭支持起訴和抗訴等法律武器,維護農村女性的各項權益。”

    土地承包經營權和宅基地使用權是法律賦予農戶的用益物權,集體收益分配權是農民作為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應當享有的合法財產權利,這三權已經成為農民重要的財產性權利。在界定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時必須考慮到社會的發展,切實維護外出務工人員的合法財產權益。

    曲相霏說,湖南省高院的終審判決指出,不宜以進城務工農民享受了城鎮職工社會保險待遇就剝奪其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也不能因劉某在深圳市連續購買了當地的養老保險即認為其已被納入城鎮職工社會保險體系而喪失了原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

    該案例還涉及戶籍管理制度,這也是一個相當復雜的問題。在城鎮化發展的過程中,國家已經提出,“不得以退出土地承包經營權、宅基地使用權、集體收益分配權作為農民進城落戶的條件。” 曲相霏認為,土地承包關系比戶口狀態更為穩定,所以,以土地承包關系代替戶口作為確定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的標準更為科學合理。

    曲相霏表示,藍印戶口在當時是一種介于正式戶口與暫住戶口之間的戶口,根據各地關于藍印戶口的政策,辦藍印戶口一般不要求注銷農村戶口。在該案中,無論是否撤銷當事人的深圳戶口,當事人的農村戶口并未被認定為違法,更未被注銷,因此不影響當事人在集體經濟組織中的土地財產權益。

    我國憲法和婦女權益保障法等法律法規都有保護女性合法權益的規定。2016年末,中共中央、國務院出臺的《關于穩步推進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的意見》特別提出,在確認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身份的過程中,成員身份的確認既要得到多數人認可,又要防止多數人侵犯少數人權益,要切實保護女性的合法權益。

    2018年,全國婦聯在關于農村土地承包法修改和民法典婚姻家庭編立法保障女性土地權益的建議中提出,應“加快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立法或出臺相關司法解釋,明確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認定應當遵守男女平等原則,不得以婦女婚嫁為由剝奪婦女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權利,并提供救濟程序”。

    “引發該案的直接原因是分配征地補償款時對出嫁女的區別對待,該案再審判決對于確認外出務工人員和出嫁女的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身份、保障其合法土地財產權益具有積極意義。”曲相霏說。


    • 分享:
    • 編輯:李凌霄 ????2020-02-12

    評論

    0/150
    三级黄影片大全性爱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