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中國婦女網 > 首頁欄目 > 文娛

    《小婦人》:“80后”女導演為經典加入新注腳

    標簽:文娛 | 來源:中國婦女報·中國婦女網 | 作者:鐘玲

    傾注了新時代女性思想的《小婦人》,更加認同女性對愛情、事業、婚姻、生活的自由選擇,影片用她們擁有“愛與自由”的美好樣子,啟迪人們如何看待人生困惑,同時也對女性歸宿這個議題給出它的答案:命運各異,女性本該擁有多元化選擇人生的權利。這就是“80后”女導演格雷塔·葛偉格,為已風靡世界150多年的《小婦人》加入的新的注腳。

    ■ 鐘玲

    在今年的奧斯卡金像獎頒獎典禮上,由格雷塔·葛偉格執導的電影《小婦人》,雖然榮獲6項提名,卻僅僅獲得了最佳服裝設計獎,這未免讓人感到有些遺憾,于我而言,這部被賦予新時代氣息的《小婦人》,比橫掃奧斯卡的韓國電影《寄生蟲》似乎更加耐人尋味。劇情并不升騰跌宕,橋段也非曲折離奇,即便是生離死別也沒有讓人心痛到無法呼吸,可影片中那些或溫馨或凄冷、或陽光或陰郁的畫面,總是反復地浮現,讓人難以從中抽離。

    《小婦人》改編自美國女作家路易莎·梅·奧爾科特于1868年出版的同名長篇小說,150多年來,這部作品曾多次被搬上大銀幕。眾所周知的有1933年凱瑟琳·赫本版、1949年伊麗莎白·泰勒版和1994年薇諾娜·瑞德版。而薇諾娜·瑞德版的《小婦人》是被很多人認為最符合原著的一版。有這樣的珠玉在前,翻拍經典自有難度,但格雷塔·葛偉格開創性地改變了原著以時間為序的線性敘事手法,采用回憶與現實不斷交叉敘事的方式,在雙重時空的交錯更迭中呈現女孩們的成長歷程——

    清冷灰暗的成年世界,溫暖明亮的少女時代,冷暖色調的相互交織下,一個關于女性困惑的故事,由女主人公喬·馬奇的視角慢慢延展開來。

    美國南北戰爭時期,馬奇先生去前線作戰了,留下太太瑪米與四個女兒相依為命。梅格性格溫順,熱愛舞臺表演也向往愛情與婚姻;喬奔放開朗,有叛逆精神,夢想成為作家并一直努力憑借一己之力改善家中生活;貝絲乖巧善良,熱衷于鋼琴演奏,有屬于自己的音樂夢想;艾米聰慧活潑,擅長繪畫,希望自己成為一名出色的藝術家。

    性格迥異的四姐妹感情深厚,在7年的時光里,她們勇敢、積極、堅強、樂觀地面對生活的變故與挫折,活成了自己想要的模樣——曾愛慕虛榮的梅格嫁給平凡的家庭教師布魯克后,生活并不如意,但她后來終于意識到愛情比金錢更重要;喬實現夢想成為真正的作家,做到了用雙手掌握自己的未來;貝絲一直樂于助人,可惜在照顧更窮困的鄰居赫梅爾太太的孩子時,染上了猩紅熱,雖然當時痊愈了,身體卻越來越差而后永遠離開了這個世界;艾米在巴黎也曾以躋身上流社會為目標,但面對更富有的男友的求婚,她還是追隨內心予以拒絕,選擇嫁給了自小就愛著的鄰居、富三代勞里。

    暖色調的七年前,充滿詩意與溫情。

    鄉村美景與悠揚配樂的襯托下,原著中的那些經典片段以更具象的方式重現:喬與勞里在舞會上浪漫的初次邂逅;喬與艾米之間的矛盾紛爭和言歸于好;怯懦的貝絲獲得了勞倫斯先生饋贈的鋼琴時姐妹們欣喜若狂;梅格與布魯克那歡笑和淚水相伴又愛意膠著的婚禮……

    冷色調的七年后,籠罩著一絲隱而不見的悲傷。

    那些少了安寧、多了寂寥的清冷畫面,“似夢非夢”的現實,在和美好童年的強烈對比下,代入她們帶著種種無奈的成年時期,那之中,有親人逝去的傷痛,有愛而不得的遺憾,也有平凡生活的困窘,唯幸,那看似并不那么美好的“現在”,仍留有骨肉親情的繾綣和熾熱愛情的纏綿……

    不是所有人都喜歡這樣“打亂秩序”,我卻對此甘之若飴。回憶到現實的轉變,因為鏡像分割的明確,哪怕她們的裝束并沒有太多明顯變化,我也能夠輕易分辨出何為過去、何為現在?這樣的處理,得以讓我的情緒在兩種截然不同的環境中“搖擺”,因此來不及沉浸在七年后不時出現的傷與痛中。

    在影片里,你也很難找到一個確切的高潮段落,如果非要選擇一個,或許就是——喬對母親袒露心扉,流著淚承認她也需要愛與被愛,然后以一封情信向她曾經拒絕過的青梅竹馬勞里拋出了“橄欖枝”,可殘酷的是,那個有著明媚笑容的勞里歸來,身份卻變成了她的妹夫。

    這一瞬間的意難平,就是看起來舒緩而平和的《小婦人》唯一具有戲劇性的時刻。除卻這里,影片與原著一樣,更側重于描繪一個相親相愛的普通人家的日常,以及19世紀60年代美國新英格蘭地區濃厚的生活氣息。

    而與原著的另一個明顯區別,是對艾米這個角色的豐滿和“重塑”。這讓勞里的“移情別戀”更具備合理性也沒那么突兀了。

    沒錯,原著中并不怎么討人喜歡的艾米,變得更勇敢、智慧,她對愛情、事業、婚姻乃至從微觀的自己到宏觀的世界,都有著清醒的認知。若不是西爾莎·羅南飾演的喬太過美好,切合我對喬的想象,我幾乎有一瞬間差點誤以為艾米才是女主角——更真實的艾米,不會掩飾內心對金錢與權勢的欲望,也不以此為“羞恥”,卻能洞悉自己內心的真正需要并大膽追求。

    影片最精妙的改動,是充滿無限可能的開放式結局:和原著中喬嫁給巴爾教授的大團圓結局不同,導演格雷塔·葛偉格讓喬成為《小婦人》的作者,并將喬滿心歡喜地去追巴爾教授與之相擁的畫面,安插在喬與出版商就將出版的《小婦人》商討版權的爭論中。如同現實中的奧爾科特,《小婦人》作為她的半自傳體小說,終生未婚的她對于以自己為藍本的喬,本意更傾向于讓其獨身,只是礙于當時出版商以及讀者們的喜好,而為喬安排了似乎背離原著主題的一場婚姻。

    在這段蒙太奇畫風的處理中,人們大可以隨心所欲尋找自己想要的結局:若你喜歡大多數人認為的圓滿,就會相信一直對愛情與婚姻并不“感冒”的喬,經歷了“恐婚”到“恨嫁”的過渡,最終還是與投契的巴爾教授結了婚;若你讀懂了作者的內心,就會篤定,那個看似大團圓的畫面,不過是喬為滿足出版商的要求而幻想的結局。那么熱愛自由的喬,一定是遵從一直以來秉承的信念,選擇了獨自去面對未來、面對一切。

    我更傾向于第二種。

    但也不必疑惑,那并不意味著喬以抗拒愛情的方式來證明自己獨立,而是,她終于可以不理世俗觀念的侵擾,不受任何束縛地選擇自己想要的方式去生活。而這同樣適應于影片中的其他女性——無論是選擇嫁給愛情放棄事業的梅格,還是選擇婚姻與事業都不放手的艾米……不囿于社會為女性限定的任何一種面貌,堅持自我,才是真正意義上的獨立與自由。

    盡管原著帶著強烈的女性意識覺醒的意味,但奧爾科特筆下的故事潛在的違和感,是她讓人們似乎看到了馬奇家的女兒們被教化與馴服的過程,也因此構成了一種相對狹隘的性別觀。對比原著迎合所在時代所做出的妥協,影片的進步在于,對經典完成了一次更符合現代女性價值觀的全新解讀——

    傾注了新時代女性思想的《小婦人》,更加認同女性對愛情、事業、婚姻、生活的自由選擇,影片用她們擁有“愛與自由”的美好樣子,啟迪人們如何看待人生困惑,同時也對女性歸宿這個議題給出它的答案:命運各異,女性本該擁有多元化選擇人生的權利。這就是“80后”女導演格雷塔·葛偉格,為已風靡世界150多年的《小婦人》加入的新的注腳。

    • 分享:
    • 編輯:李凌霄 ????2020-02-20

    評論

    0/150
    三级黄影片大全性爱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