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中國婦女網 > 首頁欄目 > 女主角

    武漢封城起就當起了志愿者的張雪君: “我們再堅持一下就會勝利了”

    標簽:女主角 | 來源:中國婦女報·中國婦女網 | 作者:姚鵬

    張雪君(右)在為醫院運送物資。

    □ 中國婦女報·中國婦女網記者 姚鵬

    接受采訪的時候,張雪君正躺在醫院的病房里,疲憊不堪,心亂如麻。

    2月18日,這位30歲的單親媽媽作為疑似新冠肺炎病例被社區送到了醫院,住院期間,醫院一直說她是輕癥,后來又改口說她得的只是支原體肺炎,要她自費出院。

    被宣布排除了新冠肺炎,張雪君卻一點兒都高興不起來。她依然無法打消疑慮,雖然兩次核酸檢測都是陰性,但CT結果并不理想,心悸胸悶喘不上氣的癥狀也一直存在,更主要的是,她從武漢封城起就加入了志愿者隊伍,天天不是接送醫護就是送物資到醫院。

    “我感染新冠肺炎的概率是不是比得支原體肺炎大得多?畢竟從封城開始我天天都在面對危險。”張雪君問。

    封城以前,和多數武漢人一樣,張雪君對于即將到來的變故渾然不覺,直到1月23日。

    意識到事態嚴重性的張雪君想為自己的城市做些什么,開始不停地查找與疫情有關的消息,轉發各類幫助醫院的信息,并四處打聽如何成為志愿者。

    1月25日,張雪君加入了一個專門接送醫護人員的微信群,當晚她就開著車出發了。

    “那段時間,好多人都說醫護人員沒有地方睡覺,連家都回不去,又沒有公共交通工具,所以很多人都在做這件事情。”張雪君說。

    1月25日晚上,張雪君接到一“單”志愿服務,送4名護士到武漢市中心醫院上班。

    “四個護士小姐姐加油,盡我所能幫助你們,義不容辭!”完成工作后的她很興奮,覺得自己也開始為武漢戰斗了。

    接著是亞洲心臟病醫院、協和醫院……那幾天,她每天都要出四五趟車,直到深夜。

    接送醫護人員的同時,張雪君還加入了“武漢精神”志愿者團隊。“武漢精神”的發起者也是一群年輕人,早在1月22日,他們就開始為一線的醫護人員和二線的民警及社區工作人員籌集和運送所需的物資。

    在“武漢精神”,張雪君的第一個任務是為協和醫院運送1000套防護服,車開到協和醫院時,各路運送醫療用品的志愿者車輛已經排成了長龍。

    那天,張雪君一直等到凌晨2點,才將防護服成功交給醫院。

    此后的日子里,她每天都開著車,在武漢的各家一線醫院間穿梭,從漢口到武昌,從青山到東西湖,經常忙到深夜,第二天又生龍活虎地爬起來在網上為醫院協調物資:“麻煩大家把各個醫院缺物資的消息提供給我,我們才能合理分配物資,保證每個戰士都彈藥充足!”

    后來,志愿者們能搞到的物資越來越少。在一次和武漢紫荊醫院對接時,對方的護士長在電話里急得都快哭了。但那批物資是定向捐贈,沒法送給這家醫院,這讓張雪君很沮喪。她發現,很多像紫荊醫院這樣的小醫院根本就沒人捐物資,便向團隊反映了這個問題。之后,紫荊醫院成了她去得最多的地方,只要有可以安排的物資,不管是防護服、護目鏡、還是手套、水果,她都會送過去。

    防護物資的匱乏也逐漸影響到志愿者們自身。盡管整天在一線跑來跑去,但張雪君每天只能領到一只口罩。有一次,有人捐了批防護服,里面也有送給她的,但她得知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ICU病房急缺防護服,便毫不猶豫地把所有的防護服送了過去:“現在管不了那么多了,ICU里面就是生死之間!”

    她并非不知道危險,那段時間,民間志愿者何輝的染病去世讓她很感慨:“雖然我知道我們志愿者都是豁出性命在做事,但是一定一定要先保護好自己,才能幫助更多的人。”

    但她的勇敢終于還是受到了重擊——她開始出現癥狀了。雖然不發燒,也很少咳嗽,但總是喘不上氣,全身無力,還拉了兩天肚子。

    “雖然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是真正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時候還是害怕。”張雪君很清楚這些癥狀可能預示著什么,開始提醒所有跟自己接觸過的人做好健康監測。

    得知她的情況,隊友們也急了,有人鼓勵她:我明天給你送藥,不要有太多心理包袱,一定沒事,有人則勒令她趕緊去醫院。

    2月15日,張雪君去醫院做了檢查。

    2月16日,她的檢驗報告出來了,CT結果報告顯示磨玻璃影,但第一次核酸檢測是陰性,由于不放心,她馬上又進行了第二次核酸復查。但沒等結果出來,社區就在第二天找上了門,要求她和媽媽都去隔離。于是,母女倆當天去了一家充當隔離點的酒店。

    當天晚上,社區又打來電話,問要不要直接去醫院。張雪君問,我第二次結果還沒有出來怎么就直接進醫院了?社區說你這一看就是的,早去醫院早治療出院。她只得答應下來。第二天就接到了入院治療的通知。

    2月18日,媽媽把她送到了隔離點門口。隔著車窗,雖然看不到媽媽的眼睛,但張雪君覺得媽媽哭了。她自己也哭了:自己在醫院,媽媽在隔離點,爸爸在家里,一家三口就這么拆散了,對此,她滿心愧疚。

    “我只想快點回家。以后再換家醫院做個檢查。”2月25日,張雪君拿到了出院證明。

    “既然做了志愿者,就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在一線的時候我沒害怕,看見醫護人員拿到物資后開心得像個孩子,就更不怕了。我相信,我們再堅持一下就會勝利了!”張雪君說。

    • 分享:
    • 編輯:吳蘇錦 ????2020-03-05

    評論

    0/150
    三级黄影片大全性爱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